1990-2014德国足球24年轮回 背后的标准化流水线(组图)

同样他们的成功也证明,无论足球还是职业体育的成功都离不开国家力量这个无形之手的锻造。

24年后,德国足球又一次站在了世界之巅。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让它重新崛起,或许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点,但不妨碍我们跳出细枝末节去梳理。

四次捧杯令德国已成为仅次于巴西的豪门球队,纵观他们的四次捧杯的成功,都暗合着德国的发展:经济的崛起和社会结构的融合稳定。同样他们的成功也证明,无论足球还是职业体育的成功都离不开国家力量这个无形之手的锻造。

从1954年,创造“伯尔尼奇迹”历史性捧起世界杯,到在马拉卡纳成就四冠伟业,德国足球的每一次登上巅峰都与这个国家的发展有着惊人的巧合。

60年前,由一群业余球员组成的联邦德国队在瑞士世界杯第一轮比赛以3比8不敌匈牙利队。来到决赛的德国人却在雨中以3比2击溃处于黄金岁月的匈牙利队,成为世界杯历史上的“伯尔尼奇迹”。在这个冷门的背后,是尚处在业余时代的联邦德国联赛与匈牙利完善联赛间巨大的鸿沟。很多人把这个以弱胜强的典型视作战后德国经济奇迹的强心针。1954年对于联邦德国而言,是有着巨大意义的一年,二战后采取“社会市场经济”的他们从1950年开始进入经济高速发展期,连续十年,他们的GDP年增长高达8%左右。

这些都依托着联邦德国社会对团队合作精神、勤奋进取、必胜信心,还有秩序至上理念的追求。这些精神贯彻在社会经济发展的各行各业中,并逐渐在日后奠定“德国制造”的声誉。

此外,政府对经济进行积极的监管干预,政府负责医疗、失业、养老等社会保障体系,这也令那些业余球员和业余联赛有了维系下去的生存条件。

也就是在联邦德国捧起世界杯后的3个多月后,《伦敦-巴黎协定》签署,联邦德国恢复主权,加入北约。如果没有国家力量的复苏,联邦德国很可能与接受马歇尔计划援助的众多欧洲国家一样发展缓慢。

在瑞士捧杯首次的20年后,联邦德国在本土举办了世界杯。这源于1967年他们通过的《促进经济稳定和增长法》,这部被称作“20世纪中期经济干预伟大宪章”的法案带给他们数年的经济强劲增长,这也被称为“战后凯恩斯主义德国版”。在世界杯开赛前两年,他们的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但他们扩大医疗保险和事故保险的范围,提高养老金失业津贴和失业额救济的标准。与此同时,体育场的修建和足球甲级联赛十年的孕育也让联邦德国足球有了巨大的进步。拜仁和门兴的崛起也提升了联邦德国队的实力。

1990年,联邦德国队第三次捧起世界杯时,他们的经济发展稳定,当年的GDP高达5.5%。在德国队捧杯后的3个月后,分裂45年的德国重新统一。

一个完美的意大利之夏之后,统一后的德国经济增长一度陷于停滞,失业率居高不下。德国经济的失意也让德国足球经历了低谷期,德甲联赛无法与意甲、英超抗衡,俱乐部的青训培养经费也捉襟见肘。

从2003年开始,德国推翻了劳动力市场,从福利中压缩成本,使劳动力变得更灵活,随后顺利从“欧洲病夫”变为欧洲大陆的增长引擎。自2003年末以来,德国已创造了110万个新的工作岗位。也是从那时起,德国足球重新回到正轨,俱乐部健康的财政也让他们在这些年厚积薄发。

相比陷入经济危机的西班牙、意大利、阿根廷、巴西,德国目前的经济发展依旧健康,经济学家预测今年德国经济增速将达2%,且2015年将维持这一增速,远高于对欧元区的整体预期。

与如今投入日益巨大的职业足球相比,经济的平稳发展成为德国队最重要的动力,从这个角度看,德国队在豪门中的异军突起也并不意外。

这支众望所归的德国队,成功并非意外,这源于这个国家对于人才培养和组织架构系统的规划。换句通俗易懂的话来说,这就是严谨而精密的德式运转体系。这个国家对于足球的规划和设计都带着典型的德国式风格。

2000年,在痛定思痛后,德国足协加大了俱乐部的青训培养。根据德国足协与德甲联赛联合出台的政策,每个俱乐部必须有自己的青训营,德甲和德乙每年会花费7500万欧元用于青训营的建设,超过5000名12-18岁的小球员受益。现在,整个德甲23岁以下的球员约占15%,而十年前,这个数字是6%。

在各个城市、小镇建立了336个青少年足球学校。这些寄宿制的足球学校在培养有潜力的青少年的同时,还对他们进行文化教育,这种做法和德国工业所采取的双轨教育体系类似。

德国人在青少年培养上也有着严谨的逻辑架构。除基础培训学校外,他们完善了金字塔形的青训培养体系。比基础培训学校更高一个层次的是全国46个训练中心,另外还有再高一级的29个足球精英培训学校。在基础培训学校中展现天赋的青少年会被先后送往训练中心和经营足球学校进行专门培养。

更令人震惊的是,他们对于这个培养体系更长远的架构。德国足协把青少年培养发展到了幼儿园,甚至专门为幼儿园和小学足球培训制定大纲和训练计划。如今源源不断的德国天才涌现,也让德国足球有了建筑王朝的坚实基础。

除了青训培养外,德国足协也没有忘记结合教练培养。他们很清楚,除了天才外,德国足球也离不开优秀的教练和先进的战术体系。也是从2000年开始,德国足协也推出了教练培养计划。克林斯曼、勒夫,这两位率领德国足球崛起的教练就是德国足协全国教练培养计划的成果。在这个培养计划中,年轻的德国功勋球员都可以接受执教、管理等多方面的指导,而且每一个学员都可以将自己对于足球战术的理解与所有人讨论完善。勒夫当年就在教练班结业时写出了一篇至今被视作范本的执教论文—《区域进攻战术的各种可能》。

除此之外,德国人对于科技的注重也让他们把科技视作足球发展的巨大动力。德国足协与科隆体育学院合作,后者建立了一个由60人组成的智囊团。这个智囊团拥有这个世界上最聪明、最专业的一批分析师。每场比赛之前,这个团队会用高科技手段对德国队的对手进行分析,分析的范围从球队的优点、弱点到进攻和防守特点等常规项目,甚至包括各个球员之间站位的距离等细节,甚至还有各个球员在场外的各种新闻汇总……这个智囊团的存在不但为德国足球提供保障,也为科隆体育学院乃至德国足球培养了更多专业的足球分析人才。而这些也恰恰是德国追求团队协作精神的最好注解。

即便在被视作根基的联赛中,德国联赛成立了联赛公司负责联赛商业经营,此外转变职业俱乐部体制,产生监督委员会对俱乐部进行管理。同时还建立了涉及财政水平的牌照制度并在电视转播收入的分配上进行调整,德甲18支球队独享国际转播收入。

当然,还有保证德甲联赛健康发展的“50+1政策”保证德甲球队的财政健康。

这些从线到面的德式体系,以及足协和俱乐部对政策的执行力都保证了德国足球和他们的国家一样严谨运转。

如今厄齐尔、赫迪拉、博阿滕这些外来移民成为德国足球的中坚力量。这也源于德国政府对于种族多元化的开放心态。

在2000年后,德国政府放宽了对外来人才入籍的政策限制,通过特殊人才引进和增发绿卡等方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外籍人口来到德国并最终入籍,并通过移民来平衡本国人口年龄结构,弥补人口老化造成的劳动力缺口。

德国体育部长德梅齐埃说:“现在德国队中有10多人来自移民家庭,这是个巨大的进步。”他表示,球队中大量的外国血统球员,是德国民族融合加强的表现。德国现有8200万人口,其中外籍人口有700多万。人才入籍政策惠及的不仅仅是德国足球,计算机产业、高科技行业都因为这项政策获得了众多的外来人才填补空缺。

如果说,提高学校体育教育是为德国足球未来培养更多优质人才的一种承诺。从更高的层面来看,也同样是通过体育运动来改变社会的一种承诺。

在德国,有移民背景的人数到达1600万之多。在2012-2013赛季的第三个比赛日,德国足协和18支德甲球队联手助阵“走自己的路”活动,他们希望以此提高公众意识并支持鼓励一个和平的多元种族社会。两年前,欧洲商学院用教育学的方法对德国青训营进行了分析。研究发现,青训营中球员来自80个以上的国家,且相比全国平均值,他们的毕业生种族融合度更高。这项发现说明了足球有利于打破种族间的界限。

事实上,德国足球早已成为德国开放融合的典型。早在上世纪60年代末期,外籍教练泽贝奇就成为德国足球崛起的铺路人。这位前南斯拉夫中场,在1968年执掌拜仁帅印,很快就拿下双冠王,并提拔了传奇球星盖德·穆勒、贝肯鲍尔等未来联邦德国队的核心。离开拜仁后,泽贝奇还为汉堡队的崛起埋下了伏笔。赫鲁贝什、马加特都在他的指点下脱颖而出。通过泽贝奇门生们的努力,以及短短十几年来德国职业联赛的长足发展,德国人素来就有的超快追赶速度得到了体现。而1974年本土夺冠的联邦德国队也打上了泽贝奇深刻的烙印。

在经济衰退时期,德国依旧扮演着欧洲经济领路者,而这个充满开放心态的国家也在足球领域顺利完成了种族的多元化融合。对他们而言,足球就是这个国家的缩影,它的每一个剖面都体现着这个国家的气质和力量,今天德国足球的成功又一次证明了这一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ianlewj.com/,巴西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